当前位置:首页 > 台湾青年创业就业服务中心

  • 带着42元到杭州 凑了280元开始创业
  • 来源:青年时报发布时间:2016/2/22
  •   去年初,“创客”一词闯入众人视线,当大江南北“创客”崛起的时候,创客主导的创业创新已经成为了浙江的一张金名片。在中国版图上,浙江一直是创业创新的沃土,这里有敢打敢拼、敢为人先的浙商文化,这里还有体贴入微、面面俱到的政府服务,老“创客”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新“创客”们毫不示弱比学赶帮超。

      “双创”队伍中,青年“创客”群体不容忽视。他们有的出身高校,赚了第一桶金后继续帮助大学生创业,也有的来自农村,搭乘电商快车靠着敢想敢拼的精神打出一片新天地。还有的是“创二代”,身上有着“创一代”的草根精神,又大胆融入创新理念,在追求“双创”的道路上一路领跑……

      这其中,又都离不开共青团的支持。作为党联系青年的桥梁,扶持青年创业是共青团浙江省委的重要工作之一。通过导师带徒、众创空间、创业大赛、电商帮扶、培训评选等举措,帮助青年在“双创”道路上砥砺前行。即日起,时报将推出“双创”系列报道,全方位展现团委在帮扶我省青年创业创新方面的强举措、新成果。

      前一天与大学生们交流到凌晨3点,上午10点钟又匆匆出现在办公室。“我是大学生创业导师,在创业中帮他们答疑解惑是基础的帮助,把我的经验告诉他们,避免他们再走弯路。”尚贞涛一边脱下大衣一边解释。也许进办公室前,他还去了旗下新项目正在装修的“梦想+”空间转了一圈,双脚上沾着泥。

      尚贞涛的办公室宽敞简洁,光线通透,桌子上摆得最多的就是奖杯,被窗外的阳光映得反着光,上面可以看到“2011青春领袖20强”“2011MEGA中国百名最活跃成长企业家”“浙江省优秀大学生创业者”“杭州市优秀创业导师”“最美下沙人”……

      “年轻人创业很难,穷学生创业更难,但若你愿多吃苦,肯学习,再加上坚持,机会一定会降临。更何况,现在还有这么多的帮扶措施。”尚贞涛说。

      “下沙网”在学校机房里诞生

      尚贞涛算得上杭州最早的一代大学生创业者。2003年至今,已经有12个年头了。

      从小父亲患重病,上大学之前家中没有通过电。2001年10月,尚贞涛揣着42元钱,从湖北广水的一个偏远山村来到浙江理工前,关于外部的一切都是从广播中知晓的。尽管学校为他的学费问题开了绿色通道,他还是被100元的饭卡和钥匙押金挡在了宿舍门外。

      尚贞涛淡淡地笑着说:“有一次上电脑课,所有同学都开始熟练操作了,我在桌子下面折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开机键。”

      这一切都是他创业的诱因。

      “贫穷、自卑,让我有动力去奋斗。”如今尚贞涛回忆起来,已经不是辛酸,他说:“生活熬过苦难,才有回忆的笑谈。”

      为了生活费、为了学费,他卖过辅导书、当过办公室的助理,最忙的时候带五六个孩子的家教。解决了基本温饱需求后,尚贞涛又觉得是不是应该“搞点稍大的事儿”。

      尚贞涛在下沙上学的时候,那里还是一片滩涂,原本他想在学校勤工俭学都没有找到刷盘子的地方。也是这样的原因,尚贞涛和几个朋友琢磨着,建一个网站介绍下沙吃喝玩乐的地方,方便本地新居民的生活。

      “那个时候,哪有什么创业的观念,学校更是不支持我们创业,一切都是自己摸着石头过河。”几个同学一起凑了280元,注册了一个域名,初期的“下沙网”就在学校的机房里诞生了。

      创业者渴望的是导师经验

      学校不支持,没有人可以咨询请教,“下沙网”一路跌跌撞撞蹒跚前行。刚开始有企业赞助,可隔了一段时间又突然撤资。当初一起创业的小伙伴也陆续退出,最终只剩下包括尚贞涛在内的3个人,还要靠着没日没夜给别人建网站来支撑“下沙网”的发展。

      倚靠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,尚贞涛说:“我羡慕现在的大学生,团委发起的大学生创业联盟让大学生创业者有导师指导,各种大赛也给他们提供了展示的平台。”

      因为经验的缺乏,尚贞涛创业初期犯了很多人都犯过的错误。特别是前期小有成绩后,心态膨胀,盲目扩张,最多时搞了十几个项目。发现问题,关停很多项目后,团队又变得保守,从而又错失了很多机会。

      2008年,由共青团杭州市委领导、隶属于杭州青年企业家协会的杭州大学生创业俱乐部(杭州大学生创业联盟前身)成立。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帮扶措施就是“导师带徒”。一头连着政府,一头连着有志的创业青年,大学生创业俱乐部俨然成为创业者与成功企业家、政府接触的平台。

      尚贞涛是“导师带徒”活动第二批结对中的徒弟,导师是杭州三替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陶晓莺。“如果早几年可以向这样的‘大咖’取经,我们也会少走很多的弯路。”

      尚贞涛这么说不是没有原因,第一批“导师带徒”计划的创业者、来自温州的大学生方毅,此前公司的专利技术一直都没有被市场认可。导师郭羽便亲自参与了方毅创业计划的指导,并帮助他构建了良好企业产品营销网络。如今,方毅的个推业务已累计涉及27亿应用,独立覆盖7亿手机用户,合作伙伴包括新浪微博、墨迹天气、唱吧等。

      那之后,尚贞涛说自己也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,“就是社会效应,团委帮我们录制短片、推荐媒体报道,这样的正面宣传,是刚创业的我们不敢想象的。”现在,尚贞涛的“下沙网”已经成为国内门户的成功样本,如今,他的“梦虎”APP从移动端着手瞄准了全国2800多个“县区本地生活”近千亿的市场。

      薪火相传帮助更多人创业

      正是自己创业初期资源的缺乏,尚贞涛深知创业路上“导师”的重要性,更愿意承担这样的职责,帮助更多的创业青年。

      “那时候只要有想不通、理不顺的地方就找他,不管多晚。”徐琦是手绘地图创始人之一。他的《手绘下沙·城市名片》一经推出就广受好评,被形象地称为“会说话的地图”。现在看来荣誉加身,2014“创青春”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创业计划竞赛金奖、第四届中国杭州大学生创业大赛成长组特别奖,可提到创业初期,徐琦直言“也迷惘,也困惑”。

      徐琦算是尚贞涛的学弟,尚贞涛在下沙投资了100多万元创建了“大学生创意集市”,徐琦曾是其中的一名摊主。“不知道开公司怎么开,不知道如何融资,与投资人怎么对接都不清楚,尚老师就一点一点教。”徐琦说,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,尚贞涛帮他们分析自身特长在哪里,要不要转型,应该如何转……徐琦说这样的分析在他们坚定地走智慧旅游道路上起了重要的作用。如今,“大学生创意集市”已经开了8年,免费为2000多名大学生提供了创新创业摊位,600多个勤工助学岗位。

      当初“导师带徒”的“小徒弟”,如今也都成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,成了别人的“创业导师”,尚贞涛说,现在大家坐在一起还经常遥想当年。

      在杭州、在浙江,从不缺乏创业热情,尤其是激烈的就业竞争形势下,自主创业越发吸引大学生的关注。共青团杭州市委的相关负责人表示,对于创业中存在的各种风险、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各种不可控因素,年轻人很难冷静、全面、客观地分析和看待,“导师带徒”则可以帮助、引导大学生创业者扬长避短、顺利起步。

      这名相关负责人还告诉记者,几年下来,“导师带徒”已经帮很多的大学生创业者实现梦想,而团市委创新的“导师坐诊”模式,更是让导师变成专家门诊,常态化、固定化、机制化地为创业青年答疑解惑。到目前为止,已经有1115名创业导师先后与1620名创业大学生和青年结对,导师以投资入股、贴息扶持等形式,向结对的大学生初创企业提供一期投资6231.2万元。